主页 > I生活权 >一家人兴旺后开始虐待曾帮过他们的阴阳师,最终因此遭到灭顶报复 >

一家人兴旺后开始虐待曾帮过他们的阴阳师,最终因此遭到灭顶报复

2020-06-14 阅读(6597)

这个故事发生在不是很久的从前。

这里是乌蒙大山峡谷中一个普通的坝子,有相对开阔的天空,富饶的土地。可那年代,也只有少数几户人家居住在这里,在山里人无尽的期待中,故事上演了。

一天,这个相对还比较宁静的村庄,走来了一个老人,他就是魏阴阳。刘家人以山里人的淳朴和热情接待了他。在酒足饭饱之际,他道出山寨中升腾有一股灵气……

一家人兴旺后开始虐待曾帮过他们的阴阳师,最终因此遭到灭顶报复

(图为示意图,源自google,下同)

魏阴阳这些年漂流在外,居无定所,人老了,也想叶落有根。刘家人二话没说,收留了他。

刘家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并不指望老者什幺。魏阴阳呢,整天不是东走西望,就是呼呼大睡,除了吃饭,就是接二连三地抽他的草烟。他不乱串门子,有外人在也不乱讲话。旁边人只道是刘家白供了一个祖宗。刘家人也不计较,心平气和的一晃就是几年。

一天,刘老头突然病倒,从此不起。家里人知道老头子恐怕是好不起来了,思量给他找一个归宿。这时有人想到了魏阴阳,他不是会看风水吗?

魏阴阳接连抽了几桿草烟,把全家人叫到老者的床前,说:「这些年你们一家人待我不薄,我有感恩之意。我心中已有一棺宝地。只是我一说出,我的眼睛就会瞎的。你们得供养我一辈子才行。」

刘家人痛哭涕零,说愿意一如既往,待如亲爹。这些年难道不是这样过来的吗?说到这,魏阴阳倒也相信,这些年自己吃得做不得,也没有人给过难看的脸色。

刘老头一家再三央求,魏阴阳含泪答应了下来。

不久老人去世,刘家人按照魏阴阳的指点,把刘老者安葬在半山的板栗树下。

没过好几年,刘家真的发了,彷彿确实老坟庇佑。魏阴阳的眼睛则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双摸不见。

这时的刘家人丁兴旺起来,百事皆利。买田地,修豪宅,日子过得蒸蒸日上。看:那围墙,两米厚的围墙围了近500米,一道正大门,两道侧门;四合院,门窗、檐柱,一色精雕细琢,花草鸟兽,一应尽有;那水缸,巨石嵌成,分左中右三间,上下均刻有大幅的浮雕,或审案、或教子,或劳作。上有一龙头,喷水入缸。

一家人兴旺后开始虐待曾帮过他们的阴阳师,最终因此遭到灭顶报复

(图为示意图)

没有雄厚的家底,不是大户人家,哪个修得起这样的豪宅哟!

这样又过了些年,刘家老母去世。从此,魏阴阳开始落难了。

刘家的第二代当起了老爷,外有僱农,内有僱工,几个儿子个个三妻四妾,威风凛凛。这时的刘家人眼中那里还容得下这个又脏又丑的老头,说他成天只知道吃饭,一样事情也干不了。

魏阴阳被撵到磨房推腰磨,吃住在磨房里。

这时魏阴阳八十多岁了。腰磨周围的地上,留下了十六个深深的脚印。在这样漫长的日子里,他日思夜想着他的徒弟,如果哪一天能够见到他,他一定要告诫他,千万别走师傅的老路!

一天,村子里又来了一个阴阳先生。村里人特意带他到刘家的老坟面前,试试他的能耐,因为这是众所周知的发坟呀!年青阴阳同样受到了村里人最虔诚的礼待。在与这些人的交谈中,他知道他一直寻找的师傅已经找到了……

年青阴阳对村里人说:「刘家这棺地其实还有不足之处,老阴阳其实还不算高明。他只是看到了现有的风水。如果是我,再进行一些人为的配置,再造风水,那就不得了了!」年青阴阳反覆告诫人们千万别说出去,他可不愿意重蹈老阴阳的覆辙。

越是机密的事情,越容易传播。刘家人很快就听说了。年青阴阳被八抬大轿请进了刘家豪宅。起初他表示为难,称自己那是酒后胡言。越是这样,刘家人越是相信他是真人不露相。年青阴阳在刘家一样受到了至高无上的礼待,吃穿住行,一应包干,还特许他可以随意出入,通行无阻。

一天夜里,年青阴阳摸进了磨房……

刘家人开始人造景观,村里人好生羡慕。说刘家再次遇到了福星,下一步不知要发成啥样子哟!羡慕终归羡慕,人造景观,除了他刘家,谁还有那个能耐!

按照年青阴阳的授意,刘家表面是报效乡里,大积阴德,实则造景培植更优风水,一举两得。

在房院东侧的高地上,建一字型档,凡有字之纸,必送彼处焚烧,不可践踏;在半山低矮处,开凿一条沟,将原斜向流走的河沟分流,分流的河沟流经大路处,建一弯月石桥,名曰新月桥;在对面山腰,建一八方石碑,上刻刘氏祖宗大名及功德。

工程完工的当晚,刘家大宴宾客,欢天喜地。夜里,趁刘氏一家熟睡,年青阴阳背起老阴阳,两师徒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从此,刘家逐渐衰败,四分五裂,破绽百出,重返清贫平民。数年后,不知是谁参透了天机:

字型档堡上建字型档,压得人畜气难出,

桥是弯弓碑是箭,时刻射向正对面。(作者:蒋永中 )

一家人兴旺后开始虐待曾帮过他们的阴阳师,最终因此遭到灭顶报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