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管生活 >《青年路德》导读:品尝心理与宗教间的辩证性关係 >

《青年路德》导读:品尝心理与宗教间的辩证性关係

2020-06-11 阅读(4986)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论无疑是本世纪最具影响力的学术範域之一。马克思主义者,从马库色(Herbert Marcuse)到哈伯玛斯(Jurgen Habermas),无不发挥了佛洛伊德对无意识的论述,并应用到社会集体无意识的意识形态批判上去;诠释学大师吕格尔(Paul Ricoeur)早期透过对佛洛伊德的研究,进一步发挥了现象学的传统,提出了诠释学中有关文本、语言、象徵等研究;在史学界中,心理史学(Psychohistory)也成为史学研究的理论与方法,其中尤其令人讚赏的,即是一九五八年出版的这本《青年路德:一个精神分析与历史的研究》,为现代心理史学立下楷模。

作为一位精神分析学家,艾瑞克.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尝试了对历史人物的传记研究,为史学研究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无疑的,艾瑞克森的思想泉源来自佛洛伊德,并发挥了他自己在《童年与社会》一书中的自我心理学理论,充分应用在他对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青少年时期的研究上。尔后,艾瑞克森又发表了《甘地的真理》,更吸引了许多后学投入个人传记与心理史学的研究。当然,学界也不乏对艾瑞克森的批评,因为以精神分析做为史学研究的方法,仍难免有倾于心理主义(Psychologism)和化约主义之嫌。

在介绍本书内容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作者在方法上的应用及其研究架构。

艾瑞克森认为,研究人性最好的情况,是所谓的「在冲突状态」时;而他所谓的「冲突状态」,也就是自我心理学中「认同危机」的出现,而本书即「一本讨论认同感与意识形态的书」,宗教即是「那些寻求认同感的人的一个意识形态泉源」。这里我们清楚了解到,艾瑞克森所尝试研究的是一个心理上产生认同危机的人物,及其与背后的意识形态(宗教)所产生的辩证关係。

艾瑞克森的精神分析学说认为自我人格的发展可由一个八个阶段的模型来展现,而与佛洛伊德相同的是,艾瑞克森也认为幼年经验对人格的塑造是最具影响力的。在这个理由下,艾瑞克森也就得将对路德的研究限定在他的青少年时期。他称青少年的危机为认同危机,因为在这一个阶段里,危机的产生是由于青少年必须在童年的残留与对成年的憧憬中,製造出自己的重心感与方向,与一个行得通的统一感。因此我们不难理解为何艾瑞克森视青少年时期为发展关键,因为青少年时期正好是构成童年与成年之间张力(tension)之场域。

综观艾瑞克森提出的八个人格发展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双重危机:一种是纵的危机,这个危机的度过将带来发展任务的解决;另一种是横的危机,即自我发展和社会要求之间张力的解决。与佛洛伊德不同的是,艾瑞克森的理论除了从佛洛伊德的五个阶段扩展到八个阶段外,更重要的是将自我视为一个与社会构成的有机体,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危机即是一个「关口」(critical period),一种「再生」(second birth)。

读者在阅读该书时,必须留意作者对马丁.路德的不同称呼,「在说明路德三十岁以前的活动时,我将称他为『马丁』(Martin),而在谈到他成为路德教派首领,并以神话般自述自己传记时,我将称他为『路德』(Luther)。」艾瑞克森在用语上的区分,正好突显了他身为一个精神病理学家与面对一个临床病人之区别。

艾瑞克森认为路德生命的处境介乎心理疾病与宗教性的创造之间,尤其突显的是三个片段,分别是:首先,那暴风雨给他的新方向,叫他做一个默默无闻、安静而服从的人;然后是在唱诗班中的发狂,路德经历到一种癫痫性突发的自我迷失;最后,再到塔中启示,路德看到了精神救赎的新光。

作者从一五〇七年路德在唱诗班中的发狂为个案研究起点,并以之检讨了过去有关路德传记的几类型的作者,如神学教授谢尔、天主教教士丹尼佛、精神病学家利特等。马丁在唱诗班中突然爆发的冲突,可以说是一种传统宗教人格的忧郁病。作者怀疑路德发狂时所喊出的话「我不是」,强烈表现出一个严重的认同危机,其间的张力即构成外在压迫与内心信仰、父亲否定与坚持修道之间的冲突。这正构成了艾瑞克森处理马丁问题的起点。

第三章标题是〈对谁服从?〉,意指路德与其父汉斯.路德和信仰间认同之冲突问题。一五〇五年七月,路德经历雷雨击倒而发愿进入修道院,他的决定完全违背了父亲的期望。按艾瑞克森的分析,路德在心理上是反对他这位权威父亲的,因而演绎出一个理论:童年被压抑的东西,到了成年会爆发出来。马丁对父亲的压力的反应,是路德对个人良心注意的开始,因而他从这一个「认同危机」进入一个新的认同,就是宗教意识形态。我们可以这幺说,马丁的这种心理模式,深深影响到他如何处理对教会、神学的认同等问题。在马丁心中,有一个上帝与汉斯竞争,这样他就可以不服从汉斯,而把这些不服从与否认转移到一个外在而又更高经验与意识层次上去。

作者也指出,马丁加入最传统的修会,正与他父亲俗世的愿望相抵触,这是一种理想型自我概念的负面认同(negative identity),相形之下,认同的转移无疑是种背叛。这样弥漫着父权禁命的家庭,也可能是恋母情结的最理想的培育场所,但艾瑞克森似乎没有在这方面做详细解说。

马丁进入了奥古斯丁修会,开始过僧侣生活,遵守戒律、工作、默想、祈祷。一段时间过去后,终于有了第一台弥撒的机会,这是做神父最为荣誉的事,然而,当日发生的事实却有着关键的影响。一是马丁在弥撒时焦虑发作,另一则是有关弥撒典礼后餐会上,父亲汉斯愤怒的激烈言词。

路德在弥撒领圣体的仪式中几近无法说出话来,他觉得忽然之间无法在没有中间人的情况下直接向上帝说话。艾瑞克森解释,那是对圣体不确定的恩宠,被一种在没有调停者之下面对上帝的感觉击倒;显然,这里可以看出路德尔后倡导「因信称义」神学的端倪。作者企图寻找马丁在弥撒台前焦虑的心理学解释,也就是马丁父亲压迫性的存在——汉斯也参加了那次的典礼,这给了马丁一种难以化解的张力。但也许,我们也可以认为这之间没有必然的关係,因为路德曾说他在修院的第一年,魔鬼很安静,且主动邀请父亲参加圣礼,可想而知,在历经很长时间的修道后,父亲的压迫性在某个层度上可说相对削弱了。所以,我愿意相信他焦虑的表现来自另一个危机,即信仰的危机,也就是面对上帝的问题。

圣礼毕后,马丁和父亲会面,父亲却说了一句咒诅的话:「上帝才知道那事不是鬼在作怪」。「那事」,当然是指那场在路上的雷雨,也就是决定进入修会的事。作者似乎认为这件事使马丁与汉斯之间认同问题的决裂更加深化,而我则认为它同时也深化了前述有关信仰危机的问题,因为,父亲的质疑不但关係到马丁入修会理由的真实性,更是关係到马丁面对上帝真实性的问题。作者形容马丁这时是孤独的,因为连上帝也弃绝了他。马丁那时处在生命最大的分歧处,就像每个年轻人一样:在这个时期,奔向未来的与流往过去的溪流一刀两断。此事以后,马丁反叛的形式是一种暧昧的过度服从,因为他要感受上帝的赦免,感受取悦上帝的可能性,作者藉此断言「他把身为儿子地位的绝望转移成人类对上帝的状况」,企图「强迫自己走向信仰的新路」。

在接下来的章节,作者也讨论到有关「力必多」(libido)的问题,并对他的教师施道比次的「父亲情感传移」(father transference)也做了论述。

路德思想成熟的雏形表现在他对《圣经.诗篇》中有关「上帝正义」的领悟。对路德来说,正义、救赎、审判是极其相关的,因为那是基督信仰的核心。艾瑞克森指出,路德对《诗篇》的解读,发展出被动性神学,即是人的救赎唯有在面对上帝的主动方为可能;人观察自己的罪恶,以此审判自己,这些服从性即是对上帝的服从,是完全在被动的情况下发生的。因此,路德思想的核心可以说是:强调人「内在」的冲突与经由内省达成的救赎。

路德面对中世纪后期教会对信仰真义的偏离,重新端正了善功在信仰上的意义。他说,没有人因做善事而变成正义的人,只有正义的人才会有善功。人即是完全的罪人,所做的并无以成就善功,善功与正义是没有必然关係的,人只能因上帝的正义获得救赎。

在路德与教宗的相持对执中,对教会的改革要求也就愈显强烈。一五二七年一月是路德一段焦虑与绝望时期的开始,因为路德身处的是他个人所带来的混乱与失序局面。作者形容这是路德「创造力的危机」,发生在人开始检视他创造出来的东西,并评断它们是好或不好的时候,也发生在人身在所处时代所从事的生产工作,让他觉得自己像天使一般或觉得自己很呆滞的时候。面对这个危机,路德常用「便泄」来形容自己,作者指出,那是他试图为此一压力寻找出口的无意识语言,并指称是一种狂郁精神病者的特殊需要。

路德曾这样说:「我的神学不是一蹴而成的,我曾随着诱惑不断地更深一层地寻找它。神学家诞生在生活、死亡与惩罚之中,而不是诞生在思想、读书与猜测之中」。这段话为路德在信仰(神学)与心理之间的关係做了最佳注脚,由此我们也为着艾瑞克森尝试从精神分析出发所做的精彩论断而讚叹。毕竟,心理作为信仰的原素而存在是事实,然而,由于信仰而构成对心理的转变和超越,又是不容质疑的。艾瑞克森的分析给了我们基本的理解,宗教本质上与心理之间的关係是极为密切的,但同时,心理与宗教之间构成的辩证性关係,却也使得宗教存在着诸多我们不法解释又不容否定的价值,这或许正是《青年路德》一书最为精彩之处。

相关书摘 ►《青年路德》导读:浅谈心理学巨匠艾瑞克森的生命故事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青年路德:一个精神分析与历史的研究》,心灵工坊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艾瑞克・艾瑞克森(Erik H. Erikson)
译者:康绿岛
审定:丁兴祥

精神分析与发展心理学巨匠艾瑞克・艾瑞克森,
开创心理、历史与传记研究新局之经典名着!

艾瑞克森因提出「认定危机」(identity crisis)与「心理社会发展论」名响于世,这本《青年路德》是他的奠基之作,也是「心理传记」的早期典範。艾瑞克森用自己开创的理论重新解析十六世纪掀起宗教革命的马丁・路德,刻画了一个苦恼于自己「该是什幺样的人」而濒于崩溃的青年,如何一步步被心理危机推向世人眼中的伟大。

一五一七年,三十四岁的路德公开反对教廷贩卖赎罪券,开启惊天动地的宗教改革。在艾瑞克森眼里,这是路德「自我认定危机」的跨越,这个跨越撼动历史,引领众人渡过时代集体的危机。这说明了,心理学研究无法将个人与所处的社会、时代切割,而这本书,也可谓跨越史学与心理学的开创性鉅作。

一如路德对天主教会的叛逆,撰写本书时的艾瑞克森也正在脱离自己出身的正统精神分析,向世人展现他所开创的心理学新视野。传者透过诠释传主自我确立(identity)的过程,同时迈向自身另一次专业生涯的确立,彼此生命交叠,颇有令人玩味的深意。

《青年路德》导读:品尝心理与宗教间的辩证性关係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