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J最生活 >女子上门讨水喝,一碗鸡蛋麵,瘫痪老娘认出死了多年的女儿 ! >

女子上门讨水喝,一碗鸡蛋麵,瘫痪老娘认出死了多年的女儿 !

2020-07-01 阅读(8172)

女子上门讨水喝,一碗鸡蛋麵,瘫痪老娘认出死了多年的女儿 !

故事配图

落潮村的张老太因病瘫痪在床已经很多年了,为了给她治病,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债。为此,她年近七旬的老伴胡振山还要去镇上的施工队打工。

张老太和老伴有一个儿子,叫胡聪。老两口好容易将胡聪拉扯大,还供他上了大学,娶了媳妇。谁知,胡聪小两口对二老并不好,一年到头极少回家,特别是张老瘫痪以后,胡聪两口子嫌她大小便失禁太脏,更是很少登父母家的门了。

这天,胡振山去镇上干活了,张老太躺在炕上,想起儿子和儿媳的不孝,一边捶着自己没有感觉的腿,一边垂泪道:「我这都是罪有应得,遭到了报应呀!」

这时,突然有人敲门,张老太收起思绪,用衣襟擦了把眼泪,说道:「谁呀?进来吧!」

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个子高高的,长得很漂亮,打扮得也很时尚。张老太问:「姑娘,你找谁?」

姑娘说:「大娘,我赶了几十里的路,渴极了,可以在您这里讨口水喝吗?」

张老太看着眼前的姑娘,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很亲切,但又说不出是为什幺,就为难地说:「闺女,你也看见了,俺是个瘫子,你自己去厨房生火烧水吧!」

姑娘一扭身进了厨房,很快,她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开水,轻轻吹着。等水凉得差不多了,她把张老太扶了起来,先给她餵了一口。

说实话,张老太还真是渴了。因为老头子在镇上打工,白天家里没人,为了减少排泄,她每天早上只吃很少的饭,水更是润润唇而已。

张老太的眼睛湿润了,只觉得这姑娘喂的那水甜极了,一口水下肚,浑身那幺清爽。

姑娘将最后一口水喂到了张老太的嘴中,然后说:「眼看要到饭点了,您行动不便,我去厨房给您做一碗鸡蛋麵吧?」说完,姑娘就又去了厨房。

张老太听到「鸡蛋麵」三个字,眼泪又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其实,张老太还曾有一个女儿,叫胡慧,与儿子胡聪是龙凤胎。可在六岁时,胡聪和胡慧同时得了急病,高烧不退,村里的赤脚医生治不了,叫他们赶紧去医院。上医院需要一大笔钱,胡振山家穷,只得借钱。

在村里借了一圈后,胡振山送胡聪去了医院,把胡慧留在家中,然后去邻村请了个巫婆来家跳大神驱邪。这幺一耽误一折腾,胡慧不到三天就死了,死得很凄惨,因为太难受,她的胸脯都被自己的小手抓烂了。

看着孩子的惨状,张老太心如刀绞,抱着胡慧的尸体放声痛哭,胡振山硬是从她怀里把胡慧的尸体抢了过来,在村外的沟里挖了个浅坑,用土稍加掩盖就离开了。

胡慧生前也喜欢吃麵。那时,家里穷,一年吃不了几次白麵,只有逢年过节时,张老太才会从瘪瘪的麵袋中舀出一碗麵粉,做上一顿鸡蛋面。面做好后,胡慧就高兴地跳着小脚,拍着小手,问娘要麵吃,然而,每次擀的麵和鸡蛋多进了她爹胡振山和胡聪的碗中,娘跟她的碗里只剩下少量的麵和汤。幼小的胡慧不懂事,闹着要胡聪的那一碗,却总是会被胡振山揍一顿。

现在想起来,张老太的心还是像针扎一样疼。

女子上门讨水喝,一碗鸡蛋麵,瘫痪老娘认出死了多年的女儿 !

故事配图

一番忙活后,姑娘端过来一碗鸡蛋麵,张老太只吃了一口,就哭了起来,这味道她太熟悉了。

当年胡慧临死时,翘着一张乾乾巴巴、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说:「娘,俺,俺想吃你做的,鸡蛋麵!」

张老太感觉心都要碎了,她流着眼泪去厨房做了一碗,端到了胡慧面前。胡慧艰难地吃了一口,说:「娘,这麵,这麵真香!」说完,胡慧的眼睛就闭上了,两串晶莹的眼泪流进了那碗面里。

从此以后,张老太看见鸡蛋麵就会想起胡慧,就禁不住要伤心流泪。所以自从胡慧死后,她只在胡慧忌日那天,做一碗鸡蛋麵,到十字路口祭奠胡慧的在天之灵,平日里从来不做。

张老太抹了一把眼泪,说:「姑娘,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姑娘说:「大娘,有什幺事您儘管说!」

张老太说:「今天是农曆的七月初九,也是俺那可怜的女儿慧儿的忌日。自从俺这腿脚生了病,也下不去地。能不能求你帮俺盛一碗麵,去十字路口给俺那慧儿祭奠祭奠?」

就在这时,胡振山提着一个袋子从外边回来了,见了姑娘,他先是一怔,继而问道:「你是?」

姑娘冷冷地说:「一个路人,口渴了,进来讨杯水喝!」

胡振山「哦」了一声,坐到炕边,对张老太说:「今天俺特地请了半天假,去了趟纸草店,买了点好东西!」说着,他打开袋子,从里边拿出几件纸做的衣服。

张老太说:「你买这个干吗?」

胡振山的眼眶红了,说:「俺经过纸草店,看到里边有给死人穿的衣服,俺想着当年慧儿死的时候,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今天慧儿的忌日,俺买两件,给慧儿烧去,让她在那边也高兴高兴!」

胡振山翻着「衣服」,继续说到:「你看看,花花绿绿的,还真好看呢!」

张老太早已泣不成声,说:「都是你这个死老头子,重男轻女,才把女儿给害了,俺恨死你了······」说着,张老太一拳一拳地打向胡振山。

胡振三耷拉着脑袋呆立在那里,待老伴的情绪平息些,他说:「俺也恨死了自己,现在如果不是为了你,俺就买瓶农药喝了,到下面去陪女儿,给她做牛做马,赎俺的罪!」

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的姑娘忽然间泪流满面,张老太问她:「姑娘,你咋了?」

姑娘将上衣的口子缓缓解开,张老太看到胸口上凹凸不平的抓痕,失口叫道:「慧儿,你是我那苦命的慧儿?!」

姑娘点了点头,说:「你怎幺也不问问,我当年已经死了,怎幺二十几年后又回来了?」

女子上门讨水喝,一碗鸡蛋麵,瘫痪老娘认出死了多年的女儿 !

故事配图

原来,当年胡慧并没有死,只是深度昏迷而已。她被胡振山丢到村口的沟里后,下了一场雨,她被雨一淋,竟然醒了过来。她使尽全力拨开盖在脸上的那层薄土,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这时,有一个来落潮村走亲戚的老汉发现了她,把她抱回了家,找医生给她治病。她慢慢地好了,但却失忆了,以前的事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老汉是个光棍,对胡慧就像对待亲女儿一样,一年前,老汉患病去世了。

因为失忆的缘故,胡慧一直想不起关于生身父母的一切。直到前些天,她去朋友家里做客,朋友的母亲做了一碗鸡蛋麵,麵条是手擀的。她看着那碗麵,嗅着似曾相识的味道,竟然一下子想起了往事,想起了她的老家,她的父母,还有小时候的一切一切······然后,她就凭着记忆找回家了。

胡振山听完胡慧的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慧儿,爹错了,爹给你下跪,不求你原谅俺,这样俺心里才能好受一些!」

原本,胡慧恢复记忆后,对胡振山恨之入骨,她不能理解都是他的骨肉,为什幺只救哥哥,不救自己,为什幺一锅鸡蛋麵,爹和哥哥吃乾的,自己和娘只能喝汤······但是,看着胡振山满头的白髮,瘦弱的身躯,看着他给自己选的「衣服」,胡慧的心顿时软了,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下来。

胡慧把胡振山扶起来,一家人搂在一起,痛哭失声。

来源:今日头条

上一篇: 下一篇: